国台酒业“百亿销售额”背后难逃关联交易和“刷单”嫌疑

2022年9月15日 by 没有评论

近日,贵州国台酒业销售有限公司发布《关于国台国标酒全年配额已执行完毕的通知》,通知显示,2021年国台国标酒全年配额已执行完毕,即日起停止发货。

在今年3月份举行的“2021国台营销推进会”上,国台提出了“产值超百亿,销售超百亿”的“双百工程”。

因此,对于这份文件,有人认为,该通知标志着国台百亿销售目标提前一个月达成。

然而,在频繁的关联交易以及经销商刷单质疑之下,这份答卷的真实性有待考量。

从2011年算起,国台酒业的IPO之路已走过十个年头。为登上资本市场,近年来国台酒业在做大规模上下足了功夫。

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国台酒业分别实现总营收5.73亿、11.77亿元、18.88亿元以及40.05亿元,再加上今年突破的100亿。

把营收规模从5亿元做到100亿元,国台酒业只用了5年时间,这样的增速放在整个白酒行业,也没有几家酒企能够做到,同样是5亿元到100亿元,茅台用了整整10年。

在业绩异常增长背后,国台酒业频繁关联交易及其绑定经销商的销售模式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资料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国台酒业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1.11亿元、2亿元、2.42亿元和1.94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9.45%、17.01%、12.8%和14.25%。

在前五大客户中,天津帝泊洱生物、天士力医药、广东粤强、湖北粤强、广东益润均为国台酒业关联企业。

在2019年之前,天津帝泊洱生物常年为列国台酒业第一大客户,2017年~2019年间该公司分别为国台贡献了3641.08万元、4816.56万元、4661.46万元的收入。

天津帝泊洱是国台酒业实控人之一吴迺峰所控制的企业,而吴迺峰正是闫希军之妻。不过,就在上市前夕,闫氏家族实控的多家公司从国台酒业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天津帝泊洱也被注销。

除了道不清、说不明的关联交易外,国台酒业绑定经销商的销售模式被指为业绩注水。2016年,国台酒业推出“股权激励·厂商联盟”计划,拉来大批经销商入股拉动销售业绩。

2018年2月至4月,国台酒业进行第五次增资,新增注册资本7029.3万元由“金创合伙”、“共创合伙”和“合创合伙”三家新股东以货币方式出资,而国台酒业的102家经销商通过集体入股这三家股东,间接持股国台酒业。

而有的经销商则直接持有国台酒业股份,比如公司第一大客户广东粤强持有国台酒业1.19%股权,前五大客户之一卡特维拉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持有国台酒业1.24%股权。

按行业惯例,白酒企业只要能把白酒卖给经销商,就可以视作完成销售,并确认收入以及相应的利润。在IPO预期下,这些持股经销商自然纷纷下单囤货冲业绩。对这些经销商而言,帮忙“刷业绩”花的现金,比IPO后转化为几十倍股票的市值只是九牛一毛。

在“一夜暴富”的驱动下,国台酒业经销商数量大增。2017年-2019年,国台酒业经销商数量从318家增至799家,其中持股经销商从2017年96家增长至2019年的104家。

在大家都等待着国台酒业IPO的财富盛宴时。2020年11月,证监会就国台酒业首发上市申请材料下达了反馈意见,抛出47个大问题和近130个小问,一下子把国台酒业难住,今年6月2日国台酒业主动撤回IPO。

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国台酒业对经销商一一进行核查,包括经销商的库存、最终销售去向等。最终保荐机构核查称,多数经销商保持了合理的库存水平。然而,据每经网报道,贵州当地的白酒经销商称:“国台酒在(贵州)省内都根本不好卖,别说茅台,(它)连习酒都比不过,价格还贵。我一位朋友就是国台酒业湖南的经销商,他说根本卖不动。”

与此同时,国台酒业持股经销商数量大幅下降,从2019年底为104家减少至去年6月末为75家,减少了近一半。显然,国台酒业IPO这张大饼并没有想象中美好。

继11月份国台十五年、国台龙酒停止发货,国台国标也在12月份停止发货,2021年全年,国台一直在控货侧面反映了国台酒业产能不足。

在今年10月13日,国台酒业举办了2022年度生产质量誓师大会暨2021智能酿造高质量发展论坛,国台酒业总经理张春新在会上说道:“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和难题,首先是供应紧张。我们正在千方百计地扩产增能,但供应紧张还会常态化存在。”

据中国网报道,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国台酒业产能不足,有经销商打了货款,但却发不出货。

对此,国台酒业选择了通过对外收购扩产产能,今年年初,国台酒业收购了海航怀酒酒业有限公司,获得怀酒稀缺土地资源110亩、库存老酒5300余吨(其中92年老酒200余吨)等资源。11月3日,经过了长达四个月的洽谈后,国台酒业正式收购贵州茅源酒业。

然而,被国台酒业收购的这两酒企质地较差。海航怀酒经营不善,2018年起一度停产。直到被国台酒业并购后,才于2019年11月6日复产,整个2019年营收为1782.75万元,净利润则亏损5195.63万元。

而茅源酒业及公司实控人余方开于今年10月13日被仁怀市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066.24万元。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