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仓式”分红、争当“海王”游戏公司的“绝地生存图鉴”

2022年11月18日 by 没有评论

“吉比特《羊了个羊》清仓式分红”话题登陆热搜没多久,B站一封内部邮件发出,CEO陈睿宣告加入游戏“前线年,游戏行业的寒冬来得愈发猛烈,外部环境似乎依旧没有好转。今年10月,国家新闻出版署并未公布新一批游戏版号,这是

的情况,业内议论纷纷。各大公司内部裁员、结构优化动作不断。在此背景下,如同B站一般要“进一步加强游戏业务”,落实“自研精品、全球发行”的游戏业务战略,放到今年任一游戏公司/游戏业务层面,都不偏题。

除腾讯网易B站外,大部分国内游戏公司/游戏业务抢眼的上市公司已经披露第三季度财报,在娱乐独角兽统计的20家主要上市公司中,可以看到,业绩更稳定的公司如吉比特、恺英网络神州泰岳盛天网络,主要依赖成熟长线产品营收的公司,“御寒”能力凸显,表现相对稳定。

而如三七互娱、游族网络等同比变动较为较明显的公司,也在财报发布后给出如“长线产品步入衰落期”“重点游戏产品减少”“新品不及预期”等解释。

前些日,伽马数据发布《2022年第三季度(7~9月)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今年Q3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597.03亿元,环比下降12.61%,同比下降19.13%。游戏市场整体环境低迷,各家公司的新动向,又能为行业勾勒出怎样一部“绝地生存图鉴”?

这自然与宏观环境息息相关,但具体到每家公司身上尤为明显。比如业绩深受无新品影响的游族,给出的回应也“似曾相识”。第三季度,游族受产品上线延期以及去年战略性收缩导致的阶段性影响,营收同比下滑41.42%。

比新游数量下滑更严峻的状况,是新游戏产品表现不佳。如第三季度营收净利双双下滑的三七互娱。三七互娱第三季度在国内市场新上线的重点游戏产品对比去年同期有所减少,且项目进度不及预期,再加上存量游戏步入成熟回收期,流水滑落,故业绩下滑。公司将后续改善可能性寄托在《小小蚁国》等新产品上。

近期动作不断的巨人网络也未能躲过新品“魔咒”。继2021年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双降,今年前三季度,巨人网络实现的净利润为7.76亿元,同比再度下降11.28%。净利润甚至低过了2016年同期。

原计划在9月21日公测的公司重磅新品《原始征途》,因董事长史玉柱的诸多“优化要求”而至今仍未确定上线日,巨人网络表示《原始征途》已获得版号,并公布项目组目前已进入高强度的封闭研发阶段,努力向公测节点推进。

巨人网络旗下经典IP《球球大作战》在海外并无新动作,巨人网络方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称,对《球球大作战》IP进行持续运营和长远规划。在海外市场方面,《Super Sus》和《龙与世界的尽头》已经在众多海外市场开启测试,海外运营将对公司提升全球运营能力尤为重要。

显然市场留给各家公司新游戏的展示机会不多,拥有一款长线战斗的产品对于各家公司而言尤为重要。同时也可以看出,

也是第三季度游戏公司的关键字。在行业环境不佳,增速放缓,需要谨慎前行的当下,巨额分红行为似是在给投资者信心,却也不免被吐槽一句“吃相难看”。在发布三季报的同时,因“清仓式分红”登陆热搜的吉比特,同时发布2022年前三季度利润分配方案。

吉比特方面称综合考虑公司未来可持续发展所需资金、对投资者的合理回报,公司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40.00元(含税),合计拟派发现金红利10.06亿元,占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的99.45%。吉比特董事长卢竑岩解释为,“根据现金储备决定,分红后的现金储备能保证公司无收入情况下正常运行远超18个月”。据了解,吉比特曾在2020年、2021年分别向投资者分红8.62、11.5亿元。

有行业声音认为,这样的操作既满足了实控人对资金的需求,也提振了公司的股价,无可厚非。但业界对其高额分红的主要担忧之处为,部分公司仍处在产品投入期。

如吉比特2022年第三季度新游戏《奥比岛:梦想国度》如同此前的《摩尔庄园》一般开局得利,但由研发费用等仍未能实现盈利。而《一念逍遥》韩国及东南亚版本新上线,营销推广投入较大。在此背景下,吉比特的高分红未免有些不够理性。

无独有偶,吉比特并不是在第三季度唯一一家高分红的游戏公司。11月8日晚,

。上半年禅游科技实现经调整后净利润2.38亿元,此轮分红约等于上半年净利润的60%。此外还有数据显示,在过去15年间,27家A股游戏公司累计派息190次,金额合计超200亿元。其中累计派息超过10次的公司共5家。累计派息次数最多的公司为三七互娱,其次是凯撒文化、星辉娱乐、顺网科技、完美世界。

不难理解,在投资者对市场信心缺失时,游戏公司选择以大额分红的态度提振投资者信心,但伴随着高额分红的,是

尽管在行业环境不佳,压缩销售费用已经成为了游戏企业普遍调整方向,但事实却并非如此。有媒体统计,企业在重要节点仍维持规划化买量投放的策略。34家A股上市游戏公众公司的单季度销售费用,Q3投入超过1亿的总计有11家,占比约32%,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三七互娱的18.45亿,冰川网络的5.46亿,世纪华通的4.56亿。

其中,冰川网络在两款核心产品上投入推广费用超4亿;恺英网络销售费与Q1、Q2持平,相较去年翻倍;宝通科技Q3的销售费用超过前两个季度,对比去年广告投入提升60%;吉比特Q3销售费用与Q1、Q2基本持平。并未大幅减少对《一念逍遥》的投入。

高价买量已经不是游戏行业的罕事,但过犹不及。在上述案例中,显然,部分游戏公司认为推广销售费用是无法被割舍的、提升产品竞争力的关键。

在第三季度拥有“一搏”实力的,不乏在海外表现佼佼者,如游戏业务盈利同期增长百分百的完美世界。得益于《梦幻新诛仙》《幻塔》等较新的游戏带动,完美世界第三季度综合毛利率由上年同期的59.44%提高到69.71%。

说《幻塔》凭一己之力带来巨大提振也不为过。去年年底上线的二次元MMORPG手游《幻塔》在今年8月正式上线海外市场。据SensorTower数据,《幻塔》8月海外收入超过4400万美元,其中日本市场贡献了约42%的海外收入。且游戏2.0版本已在10月20日上线海外及steam平台。对于一款开放世界手游来说,高成本的持续更新与运营、优化才能保障用户留存率,也能提高公司的竞争实力。目前看来,《幻塔》的投入体量在头部手游级别,腾讯旗下LevelInfinite负责《幻塔》的海外发行,有报道称其为此付出2亿元在海外渠道买量。

第三季度海外表现一般的游戏公司也在持续发力海外。比如因没有新游上线第三季度业绩不理想的游族网络,旗下正版IP授权MMO手游《新盗墓笔记》已于10月13日在欧美和东南亚等地区开启公测。“全球化卡牌+”战略推行后的打头产品《绯红神约》也已于10月20日在日本和东南亚地区正式上线,表现亮眼,最高达到日本App Store畅销榜TOP7。

再如昆仑万维旗下Ark Games研发的《圣境之塔》在欧美上线月份上线以来,单日最高流水突破20万美元,首月流水是突破300万美元。据悉,游戏已经获得国内版号,将有望迎战国内市场。而盛趣游戏也已推出面向全球市场的具有头部IP效应的精品游戏,如《血族Bloodline》通过索尼旗下Crunchyroll Games进行欧美、东南亚地区发行等等。

腾讯的广撒网“应收尽收”策略;三七互娱坚持“研运一体”、多元品类战略,已连续两年实现海外营收超100%的增速;游族的“全球化卡牌”战略;盛趣游戏的携手全球头部发行商合作模式等等。这场“海王争夺战”还在如火如荼,在提升自己研运实力的基础上,各家也在提升自己的多维竞争力,不错过每一个可能性。11月初,世纪华通宣布推出数字藏品平台“数河”,围绕游戏IP内容,以藏品+游戏的联动,将内容IP放大为场景IP,赋予用户多元体验同时挖掘新的商业模式。更早些时候,三七互娱投资的元宇宙相关公司已经多达 11 家;昆仑万维旗下的StarX年初开始发力VR内容,接连推出StarMaker VR版、Shooting Star等内容。

但显然,元宇宙、数藏、VR等依托于科技能力的业务线在短时间内无法对主要业务造成强烈冲击,提升研运能力和软硬实力才是当下属于游戏行业的长期主义。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